直面光伏变革 助力产业蜕变

2018-07-03 10:16:00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有关负责人近日表示,考虑到领跑基地建设效果明显,下半年将适时启动第四期领跑基地建设,今后将把领跑基地建设作为普通电站建设的主要阵地和重要方式。由此可见,在目前国家严控新增普通光伏项目规模的大背景下,光伏领跑者计划将会成为未来光伏产业发展的核心推动力。

  

    记者注意到,正是因为成功实施了领跑者计划,山西大同荒废多年的采煤沉陷区已蝶变成一个“光伏新技术示范地、领跑技术实践地、先进技术聚集地”,成为了“光伏产业转型升级发展”的样板,对我国乃至全球光伏产业发展都具有典型的意义。 

     

  领跑基地项目刷新我国光伏发电新纪录 

  6月的大同,风轻云淡,记者走进大同采煤沉陷区国家先进技术光伏示范基地,站在大同市云冈区、左云县接壤的山梁上,看到一块块太阳能电池板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作为全国首批光伏领跑基地,大同领跑基地验收成绩也是十分亮眼。2017年5月,大同市发改委发布的《大同采煤沉陷区国家先进技术光伏示范基地整体验收报告》显示:单晶组件转换效率最高达17.93%,最低17%,多晶组件转换效率最高达17.24%,最低16.5%,逆变器效率达99%以上。这组当时达到全球领先水平的数据令人振奋。 

    大同领跑基地项目之所以能刷新我国光伏发电的新纪录,与华电、中电国际、中广核、京能、同煤、三峡、中节能、英利、联合光伏、晶科、正泰、晶澳、阳光13家参与基地建设的企业致力于提升电站发电效率的  孜孜以求密不可分。 

    为此,记者来到13家企业中的一家———华电大同新能源有限公司。当年参与工程建设的该公司总经理助理张力告诉记者,为提升电站发电效率,华电大同左云秦家山10万千瓦领跑者项目全部采用单晶硅280瓦、285瓦光伏组件。单晶硅组件转换效率为17.24%,逆变器转换效率为99%。正是由于采用了转换效率高的组件,去年全年华电领跑基地全年上网电量达到17294.35万千瓦时,远超预期上网电量。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同领跑者项目带动下,2015年领跑者计划设定的转换效率已成目前电池组件转换效率的普遍水平。 

    高品质的光伏电站,要想多发电同样离不开高质量的运维,为了解基地项目日常运维管理情况,记者来到位于大同领跑基地内的大同光伏发电监测服务中心 (以下简称“监测中心”)。记者走进监测中心,一个巨大的电子屏首先映入眼帘,位于屏幕中央的监控视频正对各个光伏电站的实际情况进行全方位监控,所有电站的各类数据都在实时不停更新。 

    据监测中心主任赵建平向记者介绍,该中心系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大同分中心,也是国家能源太阳能发电研发(实验)中心大同分中心,更是首个国家先进技术光伏示范基地的“最强大脑”。监测中心的大数据系统纳入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系统,可以随时了解大同基地和各电站实时运行情况,一旦发现数据出现问题会立即与电站取得联系,核实具体问题。 

    “通过光伏项目运维信息的大数据分析,可以对光伏设备运行情况进行持续监测,有利于行业主管部门实现对光伏关键设备质量的有效监管和评估,督促企业持  续改进制造技术、提升产品质量,进而带动整个光伏产业技术升级。”赵建平还向记者表示,监测中心在建设和管理模式上是对“互联网+光伏领跑基地”的首次探索,也是作为全国首个光伏领跑者基地进行数字化、专业化、信息化管理的首次尝试。 

     

  “竞争性”示范效应显现助力光伏平价上网 

  国家能源局发展规划司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以大同为代表的领跑者计划为整个光伏行业引入竞争机制,降低了光伏发电成本。 

    据了解,作为首个光伏产业领跑者示范基地,大同基地项目招商由大同市人民政府委托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负责,通过招标竞争的方式进行,中标企业能够依照自身实际情况在市场调控下自发性地降低上网电价,这也为我国光伏发电项目竞争性配置模式探索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在 《大同采煤沉陷区国家先进光伏示范基地项目管理办法》顺利实施的示范下,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在出台的《关于完善太阳能发电规模管理和实行竞争方式配置项目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提出,自2016年1月1日起,对未制定竞争性配置办法的省(区、市),国家能源局不予下达光伏发电年度新增建设规模。以此为标志,国家能源局作为牵头单位,竞争性配置项目的模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从2016年开始,第二批八个光伏领跑基地项目均将竞争性配置模式发扬光大,并统一在招标评优标准中加入了电价因素。相比2015年首批领跑者计划大同领跑基地电价0.95元,部分第二批领跑基地电价的下降幅度超过了50%。   此外,2016年全国各省份也纷纷开始落实普通地面电站项目竞争性配置方案。 

    其中,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在全国率先提出,全区所有光伏项目都必须符合领跑者计划相应的指标。 

    今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在出台的《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中明确提出:所有普通光伏电站均须通过竞争性招标方式确定项目业主。 

    招标确定的价格不得高于降价后的标杆上网电价。 

    业内人士对记者说,竞价机制是我国光伏产业发展的必然选择,将会倒逼光伏行业技术进步,降低度电成本,加速光伏平价上网。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青海公布德令哈、格尔木光伏应用领跑基地中标企业评优结果。其中,三峡新能源、阳光电源联合体在格尔木光伏应用领跑基地招标中报出了0.31元/千瓦时的超低价格,该价格低于当地煤电脱硫脱硝电价0.3247元/千瓦时。让人们对光伏平价上网得以更加充满期待。 

     

  “光伏+”模式为我国领跑基地建设提供鲜活样本 

  光伏领跑者计划实施之初,这条路还在不断的探索之中。随着大同国内首个光伏领跑基地建设圆满收官,以大同为模板的路径日渐清晰。 

    大同市主管能源工作的副市长马安全表示,今后,领跑基地建设应该在“光伏+”上多做文章。要让光伏与更多的现代科技手段和现实需求跨界融合,融入更多的发展理念,赋予更多的实质内涵,达到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目的。   大同光伏领跑基地建设的一大成功之处就是对“光伏+林业”创新模式的发扬。 

    据记者了解,大同光伏示范基地13个光伏项目共计使用土地4.96万亩,其中林地面积4.38万亩。在林地中大部分为灌木林地,绿化覆盖率低。按照“林光互补一体化”模式建设要求,全部实施就地造林绿化,区域内的森林覆盖率可达到100%,为我国土地综合利用提供了积极示范。 

    在未来光伏发展的领域,“光伏+”前景十分光明。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院长郑声安认为:“‘光伏+’通过多元化的应用,提高了光伏的综合利用效益。其中,光伏+水电、风电、火电,充分利用太阳能和风电在日内和季节间变化分布上的互补性以及水电、火电的调节能力,扩大风电、光伏消纳范围,对促进我国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有效利用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光伏+互联网+大数据,通过对接我国光伏建设需求和产业建设能力,优化我国光伏产业发展模式。”记者注意到,在大同领跑基地 “光伏+”建设模式带动下,位于山西芮城的第二批光伏领跑基地采用了“光伏+农业”的建设模式,该模式不仅可以提高土地利用率,还能创造适合农民就业的现代化农业岗位;位于江苏宝应的第三批光伏领跑基地采用了“光伏+渔业”的建设模式,该模式极大地提高单位面积土地的经济价值。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曾表示,大同领跑基地在其建设全生命周期都为全国其他领跑基地起到了良好的带头作用,在项目开发、企业招商、建设方式、服务模式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和创新,是产业升级、创新驱动的典范,对全国光伏发电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杨鲲鹏)